网站首页 > 客户案例

   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你跟平常一样,在闹钟的催促下,准时在6点30分醒来。你本该快速起床的,但现在你依旧躺在床上,不想动弹。昨天你又熬夜了,为了一篇拖了许久的稿件。此刻,你只想多躺一会儿。就那么一小会儿,似乎你的疲惫感就能消除了。你在想,今天要是周末该多好啊,就算睡上整整一天也没什么关系。因为这个房间里只有你一人,没有人会来无缘无故地打扰你。哪怕你哭你笑,也只是一个人的事情,无人在意。你突然想起了一句话:“被窝是青春的坟墓”。如果真是这样,这个世界有多少人的青春早已被埋葬在被窝里了?你看了一眼闹钟,已经7点了!你迅速离开被窝,穿好衣服,开始洗漱。你仍然懒洋洋的,站在镜子面前,你发现自己有些憔悴,你长大了,你也变老了。嗯,时光就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,谁也无法逃避。但你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哦,你想起来了,已经好久没有人跟你说“早安”了。那就自己对自己说吧。你对着镜子,对自己说了声“早安”,然后满意地笑了。整个人顿时获得了一种奇妙的力量,仿佛世界与你融为一体,与你同在。

    一切收拾妥当,你准备出发了,你要去工作。你知道,你将要再次走进喧闹的人群,然后目睹人群消失在漫长而略显神秘的大街。他们都去哪儿了?他们要去做什么呢?你无从知晓,但你非常明白,在人群里,你的存在感在慢慢地丧失,你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,你变得透明了,尽管你完整无缺,还在好好地呼吸着。你随便买了点早餐,狼吞虎咽地吃了。你总是那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。很快你坐上了去往工作地点的地铁,如你所见,地铁很拥挤而人们都在低头玩手机。虽然你跟他们离得近在咫尺,你却感觉那么遥远。你还记得美国作家理查德·耶茨的那句话:“我想所谓孤独,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,他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,不在同一个频率。”一个手机就这样分开了两个世界,谁也无法走进对方的世界。“太多的人彼此陌生,太多的美被视而不见。”这是你曾经写下的一句话,没错,这就是如今的现实世界,你无力改变。

    你到达了工作地点。你开始跟你的同事们打招呼,他们或有心或无心地回应着。就仅仅一个“早”字,话音刚落便转瞬即逝,如闪电般顿时了无痕迹。没有人对你说“早安”。多一个“安”字似乎就多了几分诚意,但没有人说。你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敏感,近乎吹毛求疵了。你喟叹这个世界愈发轻薄肤浅了,似乎大家早已习惯,而你也早已被裹挟其中。你想拒绝,想反抗,最后却无奈地发现都只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已。你坐在电脑前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你来这家公司不过几个月,还是个新人。几个月里,你得到过表扬也受到过批评,有时你实在忍受不了,真想一走了之。但你多少次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,不能这么做。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不能再任性而为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你已是二十多岁的人,要懂得忍耐,明白身上所肩负的责任。

    同事们聚在一起在说着什么,爆发出阵阵的笑声。你凑过去想问大家在说什么开心的事儿。“没什么”,有人答道,接着大家就散开了。你僵在那里,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,心想自己真是多管闲事,自找没趣。但你不能那么做,你只是有些不爱说话,不爱谈论那些无聊的话题,这并不是你的错。你相信,只要自己做好了,有一天大家会理解你的。午饭时间到了,有人喊你去吃饭,你推脱说工作还没完成,晚会儿再去。其实你是因为刚才那点小事闹情绪,虽然你一直告诉自己丢掉烦恼,忘记不开心的事情,但很多时候自己还是过不去那个坎儿。这时,你的胃又开始疼了,你喝了点热水,就在座位上睡着了,你终于没有去吃饭。当然,也没有人关心。

   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。你又是最后一个走的。你想回去反正也是一个人,不如多工作一会儿,这样也不至于很无聊。在这座偌大而疯狂的城市里,你孤独,缺乏归属感,因为这里不是你的故乡,没有你的亲人,你认识的人也极其有限。你迷茫无助,却又不得不强撑下来。你很喜欢宫崎骏《龙猫》里的那句话:“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,因为它无法更坏。努力过后,才知道许多事情,坚持坚持,就过来了。”

    你回到家里,不,这所谓的“家”只能算是暂时的栖息之地,房子是你付钱租的,没有一点家的气息。你从外面买了份快餐就当是晚饭了。你拿起手机,没有人给你打电话、发微信,你有些失落,但又觉得很正常。你听了会音乐,看了会书,就有些困意了。你要睡觉了,对自己说了句“晚安”,你突然觉得孤独的人并不可耻,一个人生活也很好。

    你躺在床上,努力睡觉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你忽然想起了那只发出的频率有52赫兹名叫Alice生活在北太平洋的鲸鱼,人人都说她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。你觉得自己跟她有几分相似。这座城市就犹如一片茫茫看不到头的海洋,而你就如同那只被其他鲸鱼当做哑巴的Alice,在这片海洋里游弋、挣扎、呼喊。尽管无人理睬,却依然唱着自己独特的歌,等待着有天会有人理解这与众不同,恒常如新的52赫兹的孤独。


标签:  52赫兹